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影视业:如何开启复苏之路——对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电影电视剧行业的调查分析

/2020-05-13/ 分类:数码家电/阅读:
当前,我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向好态势进一步巩固,复工复产取得重要进展,但国内影视行业的现状却依旧严峻。天眼查数据显示,2020年前两个月,影院类企业新增不到 ...


    当前,我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向好态势进一步巩固,复工复产取得重要进展,但国内影视行业的现状却依旧严峻。天眼查数据显示,2020年前两个月,影院类企业新增不到8000家,与2019年同期相比,我国影院类企业新增数量下滑25%。


    与此同时,因疫情停业3个月之后,一些影院宣布永久闭店。比如老牌影院——天津橙天嘉禾银河影院,在经营了2752天后,于2020年4月17日永远关上了大门。


    危中求机


    “2019年的影视业本已身处寒冬期。现如今,严冬未过春寒又至,巨亏、跑路、破产成了影视圈内出现频率最高的3个词。”中航证券互联网与传媒行业分析师裴伊凡感叹道。


    2020年3月21日,职业电视剧编剧徐蕾蕾接到制片方通知,原定5月份开机的一部30集革命题材电视连续剧延期,具体开机时间不详,听候通知。“原本还想着,这部戏赶稿压力很大,只给了3个月剧本创作期,我已经做好了一边开机一边写本子的准备。但受疫情影响,交稿期延长了,给了我喘息之机。”徐蕾蕾说。


    和已拿到预付款的徐蕾蕾相比,作为同行的林超则没有那么幸运。3月初,甲方找林超谈一部网络剧项目,要求先出大纲,比稿(同时找其他若干编剧写大纲,择优选择)后再付大纲费用。虽然条件苛刻,甚至不符合行规,但林超忍了。“这是我今年接到的第一个活,眼下正值疫情,行业前景很不好说,为了生计只能先答应这种‘不平等条约’。”林超苦笑着说。


    最后,林超的大纲未能胜出,算是做了无用功,甲方同时找了5位编剧比稿。“其实,甲方也不容易。非常时期,市场上项目变得越来越少,他们过度谨慎也在情理之中。”在这样的行业环境下,林超已经开始琢磨转行了。


    “僧多粥少”,这就是当前影视市场的现状。


    产业链各环节都因突如其来的疫情而充满变数,不得不危中求机、险中求稳。记者从业内了解到,某影视公司老板在疫情之前就压着3部戏没播,资金流本已捉襟见肘,原计划通过引进新戏的投资缓解压力,未曾想疫情之后投资方要求延后注资。该老板没辙,只好找朋友借钱,拆东墙补西墙。


    慈文传媒集团创始人、首席内容官马中骏告诉记者,原本春节后,计划开机《紫川》《天涯客》《时光分岔的夏天》等多部剧,如今全部延期。“我们只能继续苦练‘内功’,将准备工作做得再充分一些,比如进一步优化剧本以及美术服装道具等。而且工作方式发生了改变,部分员工依旧处于云办公、云会议状态,办公效率还是打了折扣。”马中骏说。


    中央戏剧学院电影电视系主任武亚军认为,这次疫情对影视行业影响可以说是全链条、全域性的,制作公司、传统影院、从业人员都处于被动休眠状态,出现“关、停、减”并发情况。存在影院封闭、项目搁置、大量人员处于无业状态、企业资金回笼受阻、再生产资金短缺等问题。


    武亚军表示,一些极端情况也相继出现。比如,“春节档”本来应该出现的《唐人街探案3》《夺冠》等电影“血拼”的市场现象,由于防疫要求而以“0票房”休战;2020年,全国电影票房能否在客观上和2019年持平,已成未知数,这种情况在国内电影史上绝无仅有。


    “人员、企业和行业三方面都受到严重影响。大量人员因停业失业,面临转岗;企业在所有项目停滞背景下,需要承担沉重的人员、设备、空间、资本带来的成本压力。行业在遭受重击的基础上,还要面对突然加速的互联网转型。”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管理学院副教授王青亦说。


    “电影内容出品方,有的无奈接受撤档现实,有的则曲线自救转战视频平台网络首映。电视剧企业则普遍面临三大难题:筹备开机的项目需要延期开机;正在拍摄的电视剧受疫情影响处于停工状态;在公司人员未能完整正常复工状态下,剧本创作、后期制作也均有延缓。”裴伊凡说。


    忧中有喜


    短期内影视业前景如何?这需“影”“视”分而观之。


    “电影生产企业情况不好估计,要根据疫情防控工作要求视情况而定。有观点认为,防控工作胜利后,会迎来一波院线电影的‘报复性观影’热潮,但我认为不会。”武亚军认为,一是观众群体目前已经比较成熟,不会因为一段时间没有前往影院观影变得需求旺盛;二是经过一段时间停工停产,部分观众实际消费能力降低,文化消费需求也相应减弱。“即使影院正常营业,恢复到历史同期水平也需要一段时间。不过,随着疫情好转,院线电影中的‘头部’影片极有可能在‘国庆档’集中排映。届时将可能掀起一次小的票房高潮。”武亚军说。


    裴伊凡认为,对于电影院线,疫情出现或将改写整个行业规则和竞争格局。“全国影院暂停营业,倒逼传统影院业务转型升级。影院不再过度依靠票房收入来源,未来可能会转型多元化经营、场景设置,迈入精细化管理时代。”裴伊凡说。


    记者获悉,近年来,影院建设增速较快、市场竞争激烈,单体影院平均收益已在持续下降,市场加速淘汰落后、过度投机的影院,影院屏幕数量几乎腰斩。疫情期间,头部院线和优质内容制作公司抗风险能力凸显;疫情之后,影院进入买方市场,行业有望并购重组,集中度进一步提升。


    与传统影院消费停滞相反,疫情期间传统电视媒体和新媒体表现活跃。武亚军表示,疫情期间,电视剧平均收视率高于往年同期。即使到了4月中旬,排名前三的电视剧平均收视率仍旧达到了近2.4%。同时一些经典电视剧的复播,收视率也不俗。


    同时,网播电影、电视剧也显示出强劲活力。“疫情期间的点播率超常规走高,虽然没有出现‘现象级’爆款作品,但12集的网络生活剧《我叫余欢水》等却获得良好口碑。爱奇艺、腾讯、优酷等视频平台设立了居家专区,以抗击疫情为主题,将2019年影响较大的《中国机长》《半个喜剧》等优秀电影作品在专栏中投放。”武亚军说。


    这也恰恰说明,在社会“流动性”受阻情况下,传统电视媒体、新媒体发挥了分散获取、个性调度的优势。

TAG:
阅读: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达吾提科技网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联系QQ:327004128 邮箱:327004128@qq.com Copyright © 2015-2019 达吾提科技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