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疫情冲击下全球经济和金融风险增加(2)

/2020-06-02/ 分类:移动应用/阅读:
2021年全球经济增速有望由负转正,一是2020年GDP萎缩严重,基数很低,2021年经济活动只要稍微好于2020年,GDP增速就能实现正增长;二是大封锁有望得到有限解除,已出台的财政货币政策将对需求和供给形成有效刺激; ...

  2021年全球经济增速有望由负转正,一是2020年GDP萎缩严重,基数很低,2021年经济活动只要稍微好于2020年,GDP增速就能实现正增长;二是大封锁有望得到有限解除,已出台的财政货币政策将对需求和供给形成有效刺激;三是新冠肺炎疫苗有可能研制成功并投入使用。因此,各权威机构在不断上调2021年全球GDP增速,如IMF从1月的3.4%提高至4月的5.8%,联合国从1月的2.7%上调至5月的4.2%,上调幅度在1.4-1.5个百分点(见图5)。

  但是,2021年全球经济增长仍然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一是疫情防控的不确定性。如5月13日世卫组织首席科学家Swaminathan表示,可能需要4到5年时间才能在全球范围内完全控制新冠疫情。“只要病毒还在其他地方传播,就没有哪个国家能免受疫情影响(包括在第一波疫情消退之后病毒卷土重来)”(见4月份IMF《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因此,除非疫苗研制成功并投入使用,否则“地球村”中的经济活动仍要受到限制和约束,很难恢复到以往的常态,产出损失不可避免。联合国预计2020年和2021年的累计产出损失将达到近8.5万亿美元,将抹去过去4年的几乎所有产出增长(见图6)。

  

疫情冲击下全球经济和金融风险增加——肺炎疫情影响评估(十三)

  二是疫情对经济体“基本盘”和就业的破坏性冲击,将影响2021年经济增长。首先是全球制造业企业“基本盘”的数量减少。大封锁已显著抑制了世界主要贸易中心如中国、德国和美国的制造业产出,这些国家合计占全球制造业出口的34%左右,不少制造业企业因供需冲击而破产倒闭。二是服务业及就业损失惨重,恢复原态需要时间。根据国际劳工组织(ILO,2020)和世界贸易和旅游理事会(2019)资料,全球约38%的劳动力受雇于制造业、酒店业、旅游业、贸易和运输及其它服务行业,其中仅全球旅游业就有约3.3亿从业人员,这些行业当前正面临需求崩溃、收入大幅下降和可能破产的局面。国际劳工组织预计,仅在2020年第二季度,全球范围内将有超过6.7%的工作时间(相当于1.95亿全职工人)流失,这比2008-2009年危机期间的失业情况更严重。

  因此,2021年经济增长预计好于今年,但完全恢复到过去增长轨道上的可能性不高,不宜有过高估计。

  (三)新兴市场国家面临经济与金融的双重冲击

  在全球疫情蔓延中,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同样受到巨大的意外冲击,尤其是那些已经背负高额外债、依赖大宗商品和旅游收入的发展中国家,巨额财政赤字和高水平公共债务使其财政脆弱性明显提升,被快速推向经济危机边缘的风险快速上升。

  实体经济的这些风险已在金融领域得到充分体现。如巴西、哥伦比亚、尼日利亚和南非等许多发展中经济体的10年期政府债券收益率上升了逾2.0个百分点,巴西雷亚尔、墨西哥比索和南非兰特兑美元汇率,在1月至3月期间贬值了约30%,导致这些国家融资条件收紧、借贷成本大幅上升,尽管全球流动性前所未有的充裕。

  展望未来,预计短期内新兴市场国家面临的金融冲击不会减小,其深层次原因在于债务偿付能力减弱,但融资需求大增。在债务偿付能力方面,与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相比,许多新兴市场国家在此次疫情中的应对能力不但没有提高,反而在减弱。如2016-2019年发展中国家GDP年平均增长率为4%,远低于2005-2008年6.8%的增长率;其中依赖大宗商品的发展中国家,2016-2019年平均增长率仅为0.6%,而2005-2008年为5.7%。但在应对疫情防控下,外部融资需求方面要大得多,因为2019年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经常账户赤字和政府债务在GDP中的比重,都要高于2008年(见图7),疫情防控导致财政支出增加,使得这些国家外部筹资需求将大幅提高。

  

疫情冲击下全球经济和金融风险增加——肺炎疫情影响评估(十三)

  三、中国经济增长:外部风险挑战前所未有

  (一)外需堪忧:疫情重灾区与主要贸易伙伴高度重合

  受疫情防控影响,全球贸易受到需求减少、产能下降、供应链中断的三重冲击,4月份世界贸易组织(WTO)预测今年全球贸易将缩水12.9-31.9%。作为全球加工贸易中心,我国无法独善其身。更重要的是,我国主要贸易伙伴与疫情重灾区高度重合,使外需面临高度不确定性。

  截至5月15日,全球约80%的确诊病例集中在中国的前十大贸易伙伴,其中欧盟和美国既是2019年中国第一和第三大贸易伙伴,同时也是当前疫情的两大重灾区,其每万人确诊病例数远高于其他国家和地区(见图8)。其他重要贸易伙伴如俄罗斯、巴西、印度等新兴经济体,其疫情自4月份以来也愈演愈烈,也为我国未来短期内的外贸埋下了隐患。

  前4个月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新兴经济体国家的进出口逆势增长,是我国外贸保持相对稳定的重要支撑。但这些新兴经济体与发达经济体相比,疫情防控能力不足,经济稳定性低,如果全球疫情“新震中”向其转移,也将成为我国外贸的不稳定因素。

  

疫情冲击下全球经济和金融风险增加——肺炎疫情影响评估(十三)

  (二)逆全球化加速:根源性动因进一步强化

  逆全球化之所以产生,主要原因在于全球化发展过程中出现工作机会减少、全球收入不平等加剧,导致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的兴起。当前逆全球化的力量主要有两股,一股是来自欧洲的力量,另一股是来自美国的力量,但这两股逆全球化力量的性质有异。

TAG:
阅读: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广告 330*360
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达吾提科技网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联系QQ:327004128 邮箱:327004128@qq.com Copyright © 2015-2019 达吾提科技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