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疫情冲击下全球经济和金融风险增加(3)

/2020-06-02/ 分类:移动应用/阅读:
欧洲逆全球化主要源于反欧盟和排斥外国移民。欧盟东扩后,在经济增长压力下,内部高福利国家与较落后国家之间矛盾显现,再加上中东和北非战乱导致大量难民进入欧洲,原有居民就业机会减少、收入下降,并引发不同种 ...

  欧洲逆全球化主要源于反欧盟和排斥外国移民。欧盟东扩后,在经济增长压力下,内部高福利国家与较落后国家之间矛盾显现,再加上中东和北非战乱导致大量难民进入欧洲,原有居民就业机会减少、收入下降,并引发不同种族、宗教信仰之间的文化冲突加剧,排外浪潮、极右翼势力和恐怖主义兴起,但欧盟并不主张搞保护主义、单边主义和贸易战。而美国的逆全球化,主要缘起于新世纪后几次大事件的冲击,如“9.11”事件后国家安全观意识下的排外心理加剧,2008年次贷危机后美国政府强化干预经济和加快制造业回流防止制造业空心化的决心加大,2011年“占领华尔街”运动下暴露出贫富差距拉大的现实,由此导致美国采取提高关税搞重商主义、单边主义和打贸易战的措施,试图解决国内的就业和贫富差距拉大问题。

  这次疫情对全球经济影响深远,可能导致逆全球化的根源进一步强化。根据IMF和世界银行预计,经济规模的恢复大概率需要2-3年的时间。期间将导致失业率攀升,工作机会减少。发展中国家因失业保险和其他社会保障措施很少或根本没有,导致贫富差距拉大;发达经济体因过剩流动性追逐现有金融资产而出现资产价格快速上涨,造就更大的贫富鸿沟,为逆全球化提供了更多的土壤。此外,此次全球抗疫过程中美国等国的非合作行为,以及至少54个国家对医疗用品实施出口限制的行为,也为全球化蒙上了阴影,可能使更多的人认为全球化只会带来公共卫生灾难,不能为意外冲击提供缓冲,导致越来越多的国家退出全球化。

  (三)全球经济新秩序重构:脱钩风险增加

  近些年来美国政府在全球发动贸易摩擦,看似反对全球化,但实质上美国反对的不是全球化本身,而是反对当前的经济全球化秩序。美国政府寄希望于重塑全球经济新秩序,打破现有经济全球化的利益格局,分裂美国政府眼中既得利益国家,进而重建有利于美国自身利益的全球化。因此,美国面临的并非短期经济问题,而是长期经济战略的调整,这种调整正是基于对产业链的争夺,实现制造业最终回流美国,完成美国再工业化进程,重塑美国制造业辉煌。此次疫情美国再次借机鼓励海外制造业企业回流国内,试图摆脱对海外尤其是中国制造业的高度依赖,在经济上做好中美脱钩准备。

  在金融领域,中美货币脱钩的隐忧也逐渐出现。疫情爆发导致全球金融市场大幅动荡,对美元需求增加,全球出现“美元荒”。为增加全球美元供给,3月15日美联储联合加拿大央行、英国央行、日本央行、欧洲央行和瑞士央行宣布采取协调行动,利用现有货币互换额度为美元流动性提供支持;3月19日美联储又与另外9家中央银行建立临时美元流动性互换安排。但在这次全球美元供给体系中,没有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全球最大外汇储备国、全球一度持有美国国债最多国家——中国的参与,显然不利于全球美元荒的解决,背后反映出美元与人民币脱钩的隐忧。

TAG:
阅读: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广告 330*360
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达吾提科技网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联系QQ:327004128 邮箱:327004128@qq.com Copyright © 2015-2019 达吾提科技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